首页 > 法规文献 > 正文

代表委员建言基层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文化惠民要对接百姓需求
2015-03-16 11:31:02   来源:   评论:0 点击:

   中国文化报本报记焦雯 王立元驻吉林记者常雅维报道:今年的两会上,关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好声音格外多。不久前,中办、国办发布的《关于加快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的意见》,引发了代表委员对公
 

   中国文化报本报记焦雯 王立元  驻吉林记者常雅维报道:今年的两会上,关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好声音”格外多。不久前,中办、国办发布的《关于加快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的意见》,引发了代表委员对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关注,而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的“让人民群众享有更多文化发展成果”,更激发了代表委员畅所欲言的热情。

  一些惠民工程不“实惠”

  近年来,各级党委、政府和相关部门认真贯彻落实中央关于文化建设的战略部署,加大公共文化服务投入力度,创新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内容与方式,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呈现出蓬勃发展、整体推进、重点突破的良好态势,目前全国各地已基本实现了“县有图书馆、文化馆,乡有综合文化站”的建设目标,并因地制宜加强流动文化和数字文化设施建设,一个覆盖城乡的公共文化服务网络初步建立。

  但是,我国公共文化服务总体水平仍然不高,与人民群众快速增长的文化需求还不相适应,与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的要求还有较大差距。

  “我们去年在参加全国政协组织的调研时发现,一个农家书屋里,《商务宴请 赢在点菜》这本书多达7册,而《深入浅出 注册表及BIOS》竟有12册。一个书屋总共才1000册书,配这样的书,还配这么多本,农民真能用得上吗?”全国政协委员、国家图书馆副馆长陈力在界别联组会上直言,一些地方的农家书屋在书籍选配、管理服务、效益发挥方面仍存在不少问题。他建议统筹协调各方资源,整合各种文化惠民项目,形成合力。

  全国人大代表、安徽出版集团董事长王亚非说,农家书屋很多都建在空巢化的农村,还不如把书捐给农民工,“农家书屋还是要建,但方式可以改为政府采购加企业管理,结合当地情况将农家书屋建在村委会、中小学校甚至是小工艺品店。”

  硬件在完善,软件不匹配

  全国政协委员、中央民族乐团副团长吴玉霞今年带来的提案就是“文化惠民工程要真正落到实处”。她表示现在很多地方新建的文体场馆,面积、设施、规模均比过去有大的提升,甚至一些区域算得上是“大手笔”,但软硬件不匹配的问题比较突出。“场馆同所开展的活动、设备设施的维护水准、老百姓的文化期待,尤其是应展现的文化内核之间还有差距。”吴玉霞说。

  “大手笔”毕竟还不普遍,全国人大代表、湖南省文化厅厅长李晖认为,与建设较快较好的地市级文化设施相比,县级文化设施数量少、规模小、档次低,不仅功能单一,设施也较为陈旧,利用率不高,可谓是“只见星星,不见月亮”。“从调研情况来看,群众对县级文化设施的满意度是最低的。这些设施与当前群众文化活动的群体化、社区化、价值化的特征和趋势也是最不相适应的。”李晖建议,在“十三五”期间,全国统筹实施县级公共文化设施提质改造和新建工程,实现城乡基本公共文化服务均等化。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则认为,近年来,我国文化场馆设施等硬件建设不断完善,相形之下,公共文化管理人才的数量与质量等软件建设却难以与之匹配。“比如广东某地级市,经济发达,文化设施也很高端,仅造型现代、空间充足、设施完备的文化馆、博物馆、美术馆等就有好几处。但一些馆每天的参观者只有二三十个人,原因何在?没有好的展览、好的宣传、合理的时间档期、充分的文化特色,换言之,管理能力、策展能力、展品收集能力、宣传推介能力等均显不足。归结起来,离不开一点:缺乏高素质文化管理人才。”吴为山表示,农村文化管理人才也面临同样的问题——在一些经济欠发达地区,乡镇政府抽调文化站长去为文化之外的“中心工作”打杂或兼职,文化站常年“铁将军”把门,“空壳站”越来越多,活动越来越少,造成乡镇文化站阵地流失严重。他建议有关部门对此高度重视,切实加强各级各门类公共文化管理人才培养。

  面对基层文化人才的匮乏问题,全国政协委员、吉林省舞蹈家协会主席王小燕也发出了同样的呼吁。“基层文化大院的组织者和文艺辅导员渴望拥有长期和正规化的文化服务与指导,但由于缺乏人员编制、没有正规辅导机构、资金匮乏等原因,无法得到体制内的培养。”她建议健全基层文化队伍的长效培训机制,多途径地开展基层文艺骨干培训。

  尚需因地制宜“送服务”

  也有不少代表委员认为,之所以国家提供的公共文化服务与老百姓实际文化需求之间有不匹配之处,根本问题还是出在理念上。

  “尤其是对于农村,要尊重农村自身的文化传统,不能总拿精英文化、城市文化的标准去评判民间文化。很多农民可能不识字,但他能给你讲三国、讲红楼、讲民间小戏。只有充分尊重民间文化,你才知道它的根基有多深厚。”全国政协委员、山东工艺美术学院院长潘鲁生常年扎在乡村,对基层公共文化服务工作感触颇深。“我们的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现在做得很好,但更应该注重因地制宜,结合实际需求。就好比你说西餐好,有营养,非要我吃西餐,可我的胃口偏偏就不适合吃西餐。所以在服务过程中,彼此的尊重和了解是一个必要前提。”潘鲁生说。

  “随着经济的发展,老百姓对文化的需求更强烈了,他们可能不仅关注图书馆里多了几本书,电影院里多放了几部电影,还关注自己的文化偏好和个性化需求有没有得到满足,这是一种质的转变。”吴玉霞认为,对于不同的需求,要有不同的服务理念,应当利用各种类型的文化机构、场馆,将现有资源有效地调动起来,满足不同群众的多样文化需求。

  “对于我们应该提供怎样的公共文化服务,在内容和方法上,我们研究得还很不够。这不是坐在研究室里闭门造车,或坐在办公室里拍脑袋就能解决的问题,中国地域辽阔、人口众多,南北方的文化习俗各不相同,市民、渔民、牧民、农民的文化需求也各不相同。”对此,陈力建议,下一步在争取国家政策和资金向公共文化建设倾斜的同时,各级文化部门和相关机构应到基层多方走访、调研,了解各个地区的老百姓究竟需要什么样的公共文化服务,再进行对应投入和建设。

http://www.mcprc.gov.cn/whzx/whyw/201503/t20150313_439464.html

相关热词搜索:惠民 文化 基层

上一篇:整体推进、重点突破构建现代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
下一篇: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协调组第三次全体会议召开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