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创新案例 > 正文

推进文化治理能力现代化 满足市民文化权利 ——深圳文化治理能力现代化的探索和思考
2015-07-03 17:15:13   来源:深圳特区报,2015年02月03日。   评论:0 点击:

推进文化治理能力现代化 满足市民文化权利——深圳文化治理能力现代化的探索和思考李瑞琦深圳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特别授予全球全民阅读典范城市称号。一年一度的深圳读书月深受市民喜爱。深圳特区报记者 齐洁爽

推进文化治理能力现代化 满足市民文化权利

时间:2015-02-03 07:01:46   来源:深圳特区报   

 

  深圳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特别授予“全球全民阅读典范城市”称号。一年一度的“深圳读书月”深受市民喜爱。深圳特区报记者 齐洁爽 图

  ■ 李瑞琦

  提要

  强调文化治理,是为了推动政府文化职能从传统管理向现代治理转变。这种转变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政府文化职能从管理转向服务,为社会大众提供基本的公共文化产品,满足其文化生活需要,保障和实现其文化权利;二是政府文化职能的履行,从单一的政府行为转向政府和社会的共同运作,形成网络化、立体型、全覆盖的文化治理结构。

  党的十八届三中、四中全会对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作出了重大战略部署。文化治理能力现代化是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是现代文化发展的新坐标、新任务。深圳作为当代中国的先锋城市,在城市文化发展上提出了许多新理念,进行了许多新探索,对深入推进文化治理能力现代化具有重要意义。

  1

  文化治理能力现代化

  的重大意义

  文化治理能力现代化与城市现代化是一个统一的过程。文化治理能力现代化是现代城市文化发展的必然要求,是文化产业、文化事业、公共文化服务体系走向繁荣和发达的必然途径,反映了现代城市人的公共精神和生活境界。

  (一)文化治理能力现代化体现了文化建设的时代新内涵。

  文化治理作为公共治理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具有公共治理的一般特征。但究竟什么是文化治理?至今还是一个探索性的课题,并没有定论。尽管如此,在当前的实践中,文化治理的指向和涵义依然是明确的。强调文化治理,是为了推动政府文化职能从传统管理向现代治理转变。这种转变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政府文化职能从管理转向服务,为社会大众提供基本的公共文化产品,满足其文化生活需要,保障和实现其文化权利;二是政府文化职能的履行,从单一的政府行为转向政府和社会的共同运作,形成网络化、立体型、全覆盖的文化治理结构。

  从社会发展趋势上看,由单一主体的文化管理迈向多元主体协同运作的文化治理,就是全方位多领域推动全社会有效参与文化发展的进程,发挥文化在人的全面自由发展中的积极作用,这不仅是概念和表述的变化,更是价值重心的转移和文化内涵的创新,是现代社会发展的必然要求,是国家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要标志。

  (二)文化治理能力现代化诠释文化发展的根本宗旨。

  推进文化治理能力现代化,是为了更好地满足和引导文化需求,解决好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文化需求与公共文化产品不足之间的矛盾。解决这个矛盾的基本途径是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其要旨是在人文理性与经济理性相统一的基础上,强化公共文化发展的公平正义与有效运行,突出“公共文化”的现代特色要求和“服务”的基本性质,明确“体系”的主要内容;其基本功能是保障公民基本文化权利,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引领下促进社会进步和谐,在“以人民为中心”的公平正义原则下实现城乡公共文化服务标准化、均等化和全覆盖;在产品和服务提供方式上,以政府采购、项目补贴、定向资助、贷款贴息、税收减免等政策措施吸引和鼓励社会参与,发挥市场在公共文化服务资源配置中的积极作用。

  在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中实现国家文化治理,需要用现代意识和观念引领,不断创新解放文化生产力的条件和途径,引导各种社会力量投身公共文化事业,引入竞争机制,推动公共文化服务社会化发展;最大限度满足人民群众的文化消费需求,培育和塑造社会的良好文化消费习惯,激发全民族的文化创造力,突出文化服务人民的根本宗旨。

  (三)实现文化治理能力现代化是增强文化创造活力的关键。

  文化治理能力现代化是文化要素和文化关系的现代运作,需要充分发挥政府服务职能和市场机制作用。从文化市场视角提高文化治理能力,就是最大限度实现文化资源和文化要素在生产、流通、分配、消费等各个环节上的自由选择和充分便利,激发文化市场的公平正义能量,形成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文化市场体系。市场的价值发现功能和平等竞争机制决定了文化资源配置的高效和优化。而优化资源配置,正是解决当前文化市场矛盾的关键。形成市场决定的价值引导机制和科学的政府监管体系,不仅有利于提高文化资源的配置效率,而且会在竞争中实现文化的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的统一,体现社会主流价值导向。这不是降低政府的作用,而是增强政府驾驭市场的能力,是政府善治的重要体现。

  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逐步完善,市场在文化发展中发挥着愈益积极的作用。现代文化市场所具有的文化多样性、资源丰富性和市场主体特色差异性,使文化创造活力竞相迸发,使文化权利得到更好保障,推动社会文化生活丰富多彩。建设现代文化市场体系,是打造文化产业体系、完善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的一项基础性工程,是文化体制改革的重中之重,也是实现文化治理能力现代化的一个新坐标、新任务。

  2

  深圳文化治理能力现代化的

  探索实践

  多年来,深圳遵循文化发展规律,在打造“文化深圳”的实践中注重处理好政府与市场、社会、市民的关系,不断推动市民文化福祉的共创、共享、共治,为文化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了有价值的生动素材和创新理念。

  (一)培育现代人文精神,提供文化治理的内生力量与价值认同。

  没有先进的现代人文精神,就不可能有文化治理能力现代化;文化治理能力现代化本身就是现代人文精神的产物。城市人文精神的培育和发展,对于造就城市人文价值观、培养现代市民群体,实现文化治理能力现代化的价值目标有着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从特区建立之初的“拓荒牛”精神,到“开拓创新、诚信守法、务实高效、团结奉献”的深圳精神,“敢闯敢试”领全国风气之先;从“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敢为天下先”“实现市民文化权利”“送人玫瑰,手有余香”等深圳十大观念,到“从这里开始,不一样的精彩”的大运理念;从倡导“阳光、辛勤、感恩”理念,到深入开展“关爱行动”“爱心之城”“志愿者之城”建设活动,深圳的人文精神建设过程从未中断,城市人文精神也不断地被赋予新的内涵。在城市人文精神的培育过程中,由党委政府主导、推动多元主体参与,动员号召各单位、团体、组织和群众,以各种形式加强人文关怀,引导市民培养信任、宽容、互惠、合作、团结等公共精神,成为特区建立以来历届政府的积极有为的重要方式。

  (二)营造良好城市文化环境,展现文化治理的开放和厚重。

  文化生态环境体现了文化治理的气质和面孔。深圳以现代文化理念为引领,努力营造开放包容的人文环境和可持续发展的文化氛围。一是建设全覆盖、普惠型公共文化服务体系,促进公共文化服务标准化、均等化发展。二是推进以“深圳读书月”为代表的全民阅读活动。三是围绕“全球视野、民族立场、时代精神、深圳表达”宗旨建设“深圳学派”,以开放的方式引进整合优秀学术人才和学术成果,推动城市学术文化的多元、流动和创新。

  (三)提升城市公共文明和市民素质,铸造文化治理的秩序。

  民众的文明素质是城市文化治理水平的重要支撑。深圳深入开展城市公共文明创建,三次获得“全国文明城市”称号。制定《基层(街道)文明创建和社会建设基本工作测评体系》,定期组织开展城市公共文明指数测评、窗口行业公众满意度调查和交通文明指数调查,推动文明创建日常化、长效化;在全社会发起“日行一善”“文明出行”等实践活动;强调“从娃娃抓起”,建成20个“学校少年宫”试点和10个社区“四点半学校”示范点;实施“市民文化艺术素养提升计划”,加大高雅艺术票价补贴力度,支持高雅艺术进校园、进社区,提升市民精神文化生活品位。与此同时,通过推进文明领域的立法、守法、执法进程,让法治内化为市民文明行为习惯的精神驱动。如2012年颁布《经济特区文明行为促进条例》,对文明行为进行鼓励,对不文明行为予以惩处,是全国首个规范市民文明行为的法规。

  (四)打造文化品牌和文艺精品,增强文化治理的生机和活力。

  文化治理需要借助一定的文化载体,如文化精品、文化节庆、文化设施等。深圳多年来始终坚持品牌和精品两手抓,双管齐下,推动文化品牌活动蓬勃开展和文艺精品高效创作。例如,以鼓励全民阅读学习为追求的“深圳读书月”为代表,深圳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特别授予“全球全民阅读典范城市”称号。以提高市民“鉴赏·品位”为目的的“市民文化大讲堂”, 10年来成为市民终生学习的一个“重要课堂”,被市民推选为最喜爱的“深圳市十大文化品牌”之一,列入“全国十大文化创新工程”,获得文化部创新奖和“全国终身学习活动品牌”称号。还有激扬市民创意理念的“创意十二月”,以“关爱、感恩、回报”为精神坐标的“关爱行动”,彰显了“文艺深军”蓬勃活力的“音乐工程”、“影视工程”、“文学工程”,都在广大市民的广泛参与中为这座城市的文化发展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强大动力。

  (五)促进文化产业快速发展,提升文化治理的质量和效率。

  文化产业作为现代城市发展的战略力量,在文化治理领域占有重要地位。近年来,深圳率先探索“文化+科技”“文化+创意”“文化+金融”“文化+旅游”等产业新模式、新业态,涌现出腾讯、华强文化科技等一批高成长型文化科技企业,形成了大芬油画村、怡景动漫等10余个国家级文化产业示范基地和50多个文化创意产业园区,先后四次获得“全国文化体制改革工作先进地区”称号。同时,在产业服务上形成文博会、文化产权交易所、中国文化产业投资基金、国家对外文化贸易基地等“国家级”平台,有力拉动了全国文化产业的发展,其中深圳的文化产品出口约占全国六分之一,成为中国文化产品进出口的重要基地和主要口岸。

  (六)推动文化“走出去”,增强文化的辐射力和影响力。

  积极推动国际文化交流,把“走出去”与“请进来”有机结合起来,是文化治理的一个重要课题。深圳作为中华文化面向世界的“桥头堡”,依托“设计之都”、“文博会”等世界级平台,举办“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深圳创意设计新锐奖”“Idea-Tops国际空间设计大奖”“深圳国际钢琴协奏曲大赛”等国际性设计赛事,组织召开“全球图书会议”并发布《深圳宣言》,有力提升了深圳的国际化现代化先进城市形象和国际影响力。特别是,深圳历时8年多创作的大型儒家合唱交响乐《人文颂》,对儒家文化进行富有时代性和开拓性的诠释,实现了传统文化和西方交响乐的完美结合,继2013年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巴黎总部成功演出后,2014年奏响纽约联合国总部,在马其顿、保加利亚以及台湾、香港地区成功巡演,赢得盛誉,不仅有力提升了深圳的城市形象,还有效地输出和传播了中华人文价值,是“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的创新之举,增强了深圳文化的国际话语权。这些都反映出深圳文化治理的国际视野。

  3

  深圳文化治理能力现代化的

  路径思考

  深圳的文化治理,需要以先进的文化理念为引领,在突出城市主流文化战略方位、夯实文化治理基础、彰显国家中心经济城市的使命与责任、激发社会创造活力、加强治理能力创新等方面取得新突破,不断提升城市文化治理能力现代化水准,更好地满足市民文化权利,形成文化治理能力现代化的新常态。

  (一)推进城市主流文化建设,突出深圳文化治理的战略方位。

  城市主流文化是城市人的生活生产方式的集中反映和诉求,是文化治理的公共精神所应观照和聚焦的基本内容。没有城市主流文化的形成,就不可能有良好的城市文化治理。推进文化治理能力现代化,首先要反映和提炼市民的行为特色和精神诉求,积极构建城市主流文化。

  深圳作为文化治理的先锋城市,结合改革开放实践和城市文化发展特点,率先提出了“创新型、智慧型、包容型、力量型”的城市主流文化导向和基本定位,反映了城市主流人群的生活方式和文化需求,对城市的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起着长远的引导、激励和匡正作用。深圳的创新型文化反映了无数创业者、打拼者的追求和梦想,强调以创新为城市之魂,打造与城市地位相匹配的文化创新活力;智慧型文化反映了现代城市人的新追求、新生活、新消费,反映了剧烈转型中的社会大众热爱学习、勇于探索、安顿心灵的强烈需求;包容型文化反映了广大移民群体的价值诉求,反映了深圳开放多元、海纳百川的精神气质;力量型文化反映了深圳改革者的心志和夙愿,强调始终保持自强不息的胆力、血气和进取精神。

  (二)维护和发展市民文化权利,拓展深圳文化治理的基础和空间。

  市民文化权利的实现程度,是文化治理深入基层、深入社会、深入市民的核心内容,决定了城市文化发展的基本成效。市民文化权利包括四个层面的内涵:享受文化成果的权利、参与文化活动的权利、开展文化创造的权利和文化成果受保护的权利。

  为实现市民文化权利,深圳充分调动社会文化资源,努力创造更优的文化享受条件,保障市民更大程度地享受到文化发展所带来的成果,广泛参与各类文化艺术活动,着力构建自由的文化创造空间和机制,形成知识产权的保护机制,提升其综合文化水平和文明素养,缓解因为文化匮乏状况所带来的社会矛盾和冲突,激发人民文化创造积极性的高涨,促进社会文化发展的活力。

  (三)体现深圳文化担当,彰显文化治理的特色与责任。

  文化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充分实现,是城市文化特色的自主表达和全面展现。城市文化治理必然反映本民族的“根”和“魂”,彰显民族精神和地域特色,不断增强文化的感召力、凝聚力和影响力。城市文化特色的表现程度,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城市“共治”“善治”的程度,反映了文化治理能力现代化的水平。

  深圳作为移民城市、中西文化交汇的桥头堡,体现了中华文化的丰富性和活力,在大量的对外开放交流中吸收了世界文明的精华,在传统的浸润和现代的创造中,开创了一种崭新的文化气象和精神力量。深圳文化治理的责任和担当,就是要通过有效手段,把传统的文化资源改造成向世界展示的文化软实力,彰显民族特色,站稳国家立场,维护国家利益。作为国家中心城市,深圳始终是国家战略的重要承担者、先行者,大力推动中华文化“走出去”,充分实现国家文化主权,提升民族文化的传播力、辐射力和影响力,为世界文明样式注入全新的价值理念,是深圳文化发展的时代担当,是深圳文化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鲜明特色。

  (四)推动文化流动和开放包容,形成深圳文化治理的新常态。

  在文化治理中,文化主体的多样性、互动性,决定了文化体系的开放和文化要素的流动。文化流动是文化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基本形态。借助文化流动的力量,像深圳这样缺乏文化积累的新兴城市,才有可能实现文化发展上的跨越。推动文化流动和文化包容,是深圳文化治理的新经验、新常态,有助于为新兴城市建构起一种新的文化治理模式。

  深圳的文化发展,始终伴随着参与主体的广泛流动,充分体现了不同地域、体制、行业、个体间的交融,具有鲜明的城市文化个性;深圳的文化创造,突破了文化“存量”的束缚,开拓了动态文化的价值空间,使各民族、各地区、各城市的文化相互碰撞和融合,以极其丰富的文化资源构建了文化繁荣的美好图景;深圳的文化开放包括对内开放和对外开放,充分利用国内国际两个市场、两种资源,培育和开拓文化治理的广阔天地,提高文化发展的市场开放度和核心竞争力,实现文化治理的外延式发展。 (作者系深圳市委宣传部副部长)

放大 缩小 默认
   
 

相关热词搜索:文化 能力 深圳

上一篇:新加坡构建高效能公共文化体系
下一篇:无锡新区图书馆:探索公共文化服务社会化运作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