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创新案例 > 正文

流动文化服务及其制度设计研究
2012-06-03 08:56:39   来源:中国文化报   评论:0 点击:

张发 开展流动文化服务的必要性 尽管鄂尔多斯市已建成了覆盖城乡的四级公共文化服务网络,并通过四级文化网络的联动互补作用开展着卓有成效的公共文化服务,但在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中,我们特别注意到了两个...
  张  发

       开展流动文化服务的必要性

       尽管鄂尔多斯市已建成了覆盖城乡的四级公共文化服务网络,并通过四级文化网络的联动互补作用开展着卓有成效的公共文化服务,但在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中,我们特别注意到了两个需要解决的课题。

       一是鄂尔多斯市随着工业化、城镇化水平的迅速提高,农村牧区人口大量进入城镇。由于鄂尔多斯地域广阔,农村牧区人口变得更为稀散。如鄂托克前旗总人口为6.86万,城镇人口近3.7万,还有3万多人口稀散地分布在1万多平方公里的农村牧区,平均每平方公里仅住有3人。不少农牧民住户距文化站所在地100多华里,距村(嘎查)文化室所在地50多华里,这些农牧民平时很少能够参加文化站、文化室的日常阵地活动,文化站、文化室的服务功能在很大程度上仅仅局限于所在地及周围不远处。如何让住地偏远的农牧民也能够分享到应有的公共文化服务,如何更好体现公共文化服务的公益性、基本性、均等性、便利性,这是在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中需要解决的问题之一。

       二是鄂尔多斯市地域广阔,各旗区经济形态、经济发展状况有很大差异,目前,还存在着发展不平衡现象。有的旗以农业经济为主,有的旗以牧业经济为主,有的旗则以工业经济为主。有的旗财政收入水平很高,而有的旗财政收入相对较少。如准格尔旗2011年财政收入高达220多亿元,而总面积远大于准格尔旗的杭锦旗2011年财政收入仅7.5亿元。财力强盛的旗区可以投入较多的经费用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而财力较弱的旗对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投入则相对乏力。如何缩小地区间的差距,让经济相对落后地区的群众也能享受到应有的公共文化服务,从而更好地体现公共文化服务的公益性、基本性、均等性、便利性,这是在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中需要解决的又一个问题。

       针对鄂尔多斯农村牧区地域广阔、人口稀散、乡(苏木、镇)文化站和村(嘎查)文化室的功能辐射有限、地区经济发展尚不平衡的实际情况,很有必要通过开展流动文化服务,扩展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的覆盖面,减少公共文化服务的薄弱区,实现文化共享。

       开展流动文化服务的 基础和经验

       上世纪60年代,鄂尔多斯地区各旗区相继成立了乌兰牧骑,乌兰牧骑队伍短小精悍,装备轻便灵活,队员一专多能,节目小型多样。这些被称为草原上的文艺轻骑兵的乌兰牧骑常年巡回于农村牧区,为偏僻地区农牧民送歌献舞,在公共文化服务中发挥了特殊的作用。目前,鄂尔多斯市保持有6支公益性的乌兰牧骑,这些乌兰牧骑是开展公益性流动文化服务的生力军。

       上世纪70年代末,鄂尔多斯地区文化部门根据当地农村牧区地广人稀、农牧民文化生活贫乏的实际情况,首创性地开始在伊金霍洛旗霍洛苏木、杭锦旗浩绕柴登苏木试办了流动文化车,并逐步推广到其他乡(苏木)。乡(苏木)文化站的流动文化车载着图书、电影、图片展览、小型文艺表演等文化内容,流动巡回在村、嘎查之间,为丰富偏僻地区农牧民文化生活发挥了独特的作用。1987年,文化部在鄂尔多斯市(原伊克召盟)召开了有全国11个省区代表参加的流动文化车现场会,向全国推广鄂尔多斯地区开展流动文化车活动的先进经验。到上世纪90年代中期,鄂尔多斯地区80%的乡(苏木、镇)文化站都配备了流动文化车。流动文化车在农村牧区的广泛活动,为丰富偏僻地区农牧民的文化生活起到了重要作用,产生了良好效果,使鄂尔多斯地区不仅奠定了开展流动文化服务的基础,同时也积累了开展流动文化服务的经验。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鄂尔多斯地区基层文化站所配备的流动文化车主要是畜力小胶车或小四轮拖拉机。随着社会的发展,这些车型今已不合时宜,逐步被淘汰。目前,鄂尔多斯市不断加大文化投入,正在为市、旗区两级图书馆、文化(群艺)馆和各乡(苏木、镇)文化站配备新一代的流动文化车——机动越野型小面包车。

       鄂尔多斯具有开展流动文化服务的良好基础和成功经验,目前正在使公益性的流动文化服务更加规模化、规范化、常态化。

       开展流动文化 服务的意义和作用

       一是更好地体现公共文化服务的公益性、基本性、均等性、便利性。商业性的文化艺术活动因其追求经济利益的需要,一般很少去人口稀少、路途偏远的地方进行营业活动。地广人稀的农村牧区群众参加文化站、文化室的日常阵地活动也多有不便,其基本文化权益难以得到保障。因此,唯有开展流动文化服务可以延伸文化站、文化室的服务功能,扩展公共文化服务的范围。

       二是更加有效地利用文化资源。开展流动文化服务可以使地区文化资源得到更加充分的利用。比如,一个旗的乌兰牧骑编创出一台节目在当地演出一段时间后就需要更新节目,否则群众就会感到节目陈旧。如果再进行两个旗或几个旗的乌兰牧骑相互对调演出,本地演出过的旧节目在异地群众看来仍是新鲜节目。这样,可以使一台晚会节目产生更多的利用价值。同样,各地图书馆的图书藏量、种类不尽相同,通过流动文化服务,开展上下左右的图书流动借阅、交换借阅,可以使有限的图书资源得到更加充分的利用。如2011年准格尔旗图书馆开展流动文化服务,将部分馆藏图书配送到社区文化室进行流动借阅,使图书借阅率提升了30%。

       三是促进城乡文化交流,缩小城乡文化生活水平差别。文化建设有硬件和软件两方面的内容。虽然城镇文化建设的硬件设施不可能搬移到农村牧区,但许多“软件”、文化活动可以流动到农村牧区。如城镇举办的书画展览、小型文艺演出等都可以再流动到农村牧区进行。同样,农村牧区的一些民间文艺活动也能够到城镇进行。流动文化服务既能使文化资源得到更加充分的利用,也能起到缩小城乡文化生活水平差距的作用,符合地区城乡统筹发展的需要。

       四是推进地区之间公共文化服务的均衡发展。前文已述,鄂尔多斯市各旗区经济形态、发展状况不尽相同,而且存在较大差别,因此,各旗区对公共文化服务的投入和开展公共文化服务的能力也必然存在着差别。通过流动文化服务,将经济发达地区的文化艺术产品、文化艺术活动输送到经济相对落后地区,可以促进地区公共文化服务均衡发展。

        鉴于鄂尔多斯市农村牧区地广人稀、乡(苏木、镇)文化站和村(嘎查)文化室功能辐射面有限的实际情况,有必要开展流动文化服务,让偏僻地区农牧民享受应有的公共文化服务,以体现公共文化服务的公益性、基本性、均等性、便利性。鄂尔多斯市开展流动文化服务起步早、收效好,具有开展流动文化服务的良好基础和成功经验,目前正在进一步实现流动文化服务的规模化、规范化和常态化。鄂尔多斯市开展流动文化服务的做法也适应于少数民族边疆地区以及西部地广人稀的农村牧区。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免费博物馆:如何变成大课堂
下一篇:浙江省公共文化服务基本实现城乡全覆盖

分享到: 收藏